首    页
本所简介
组织机构
所长介绍
研究人员
国际交往
国内合作
联系本所  
  最新动态
课题成果
研究论坛
中国劳动
咨询服务
劳动关系协调员
人 力 资 源 管 理 师 培 训  
劳动科学研究所 > 课题成果 > 正文
 
国外就业理论、实践及其启示研究
 

本课题通过查阅大量的国内外相关文献,翻译有关资料,理论联系实际,定性分析与定量分析相结合,从八大就业理论入手,总结了各理论的历史背景、核心思想和政策主张,考察了相关政策实践,对理论和实践进行了专门评述,并提出了政策建议。


    凯恩斯就业理论的启示。从西方
200多年创立的有效需求体系来看,有效需求始终是各国经济增长中极其重要的问题。总结西方国家在解决有效需求问题和我国转型期处理有效需求不足政策的经验和教训,对于解决现阶段我国经济客观存在的有效需求问题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从我国转型期经济发生有效需求不足以来,我国政府开始由依靠外需拉动经济的经济增长模式逐渐转变为依靠内需发展经济的战略模式,所以扩大内需一直以来是我国经济增长的强大后盾。国内需求包括投资需求和居民消费需求,投资需求长期以来对拉动国民经济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我国政府在2008年出台的四万亿投资支出,更加说明了在经济低速增长时刺激投资需求的必要性。但是,从多年扩大内需的效果来看,国内投资需求不断提高,甚至出现投资过热,产能过剩的负面影响,而居民消费需求的增长却比较缓慢,这也是造成我国这些年来国内有效需求不足的最大原因。

 理性预期学派对中国就业政策的启示。第一,从长期来看,就业问题应该由市场来解决。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经济周期是客观存在的,所以周期性失业是不可避免的。凯恩斯的宏观经济理论认为这类失业属于短期问题,应该由政府的总需求管理政策来解决。而理性预期学派则认为,至少从长期看,解决就业问题则恐怕就不能仅仅局限于总需求管理政策,还应该注重总供给政策,注意利用市场机制来解决失业问题。第二,解决结构性失业问题应该从人力资本投资入手。理性预期承认自然失业,认为这是市场配置资源的结果,似乎可以看作是失业者的自愿选择。不过,现实中的较高的自然失业率,无论如何也不能看作是人们自愿选择的结果。较高的自然失业率中的一个最重要的方面是结构性失业。从发达国家的政策实践来看,政府对失业者的过度保护可能阻止了自然失业率的下降,政府对人力资本的投资有利于缓解自然失业率的提高。第三,在短期,政府的宏观经济策应该考虑到公众的预期。一般来讲,政府的任何宏观经济政策,都与经济中的就业有关系,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通货膨胀与失业之间的关系。这里需要注意的是政府政策的一致性和有效性。政府政策的一致性就前后一致的,公众可以相信的政策。这就要求政府应该按照固定规则行事。例如,如果政府的降低通货膨胀的政策为人们所相信,那么降低通货膨胀在理论上就不会有提高失业率的代价。

 新马克思理论的启示。中国就业制度的转型要循序渐进。欧洲等国家的就业政策改革之路并非一蹴而就的,中国作为社会主义国家,虽然现在在社会制度上和这些国家不一样了,但是改革的步伐、改革的措施可以借鉴这些国家,尤其是改革的速度需要循序渐进式改革。近年来,面对国际金融危机下的全球性失业狂潮,面临严峻就业形势的情况下,中国的就业制度既不能因循守旧,也不能照搬其他国家的就业政策,在实现经济发展与就业增长的良性互动,建立新的就业增长点的基础上,贯彻落实“就业优先”的战略,形成就业综合政策体系,全面加强公共就业服务,形成统一规范的人力资源市场;构建预防控制失业,有效应对失业风险,提高就业的稳定性的政策。

 新迁移经济学的启示。这一理论不以个人分析为基础,劳动力迁移行为被看作是更大范围的群体——家庭来决定的。家庭作为生产和生活的基本单位拥有共同的资源和财产,家庭成员共同决定家庭的生产经营决策,以追求收益最大化。对于农村劳动力而言,家庭收入是不稳定的,为了规避风险和使收入来源多元化,家庭会决定其部分成员外出打工或迁移,以减少对当地传统的或单一的收入来源的依赖。新经济迁移经济学认为,如在城乡收入没有差异的情况下,农村劳动力做了转移的决策;或者在城乡收入存在差异的情况下,农村劳动力没有转移,都不能认为他们没有理性,因为家庭收入的最大化只是农村劳动力转移的动机之一,转移者还必须考虑改变其相对的收入水平和分散家庭风险等等。家庭在做迁移决策时,会考虑相对于本社区或参照人群的收入水平,其“相对贫困程度”影响着其转移动机。该理论提出了新的观点:第一,农业劳动力流动和迁移不仅不会导致农业衰退或停滞,而且会促进农业的发展,因为通过外出挣得的收入改善了信贷市场的失灵,增加了农业生产投入,也回避了自然和市场的风险;第二,家庭劳动力之间是相互关联的,不是无关的,这样在家庭内部可以实现资源配置的帕累托优化;第三,面对相同的城乡收入差距,不同的群体或不同的家庭具有不同收入预期,也会作出不同的迁移决策,只要相对剥夺和回避风险的理由成立,就存在迁移的动力,不必像古典理论那样靠城乡收入差距扩大来提供迁移的动力。新迁移经济学的启示意义主要有两点:第一,政府不仅可以通过影响劳动力市场的政策来影响转移速度,而且还可以通过影响保险市场、资本市场、期货市场以及健全政府的保障计划来影响劳动者的转移动机。第二,政府可以通过改变收入分配状况的政策变动来改变一些家庭的相对贫困状况来改变这些家庭的转移动机。

 市场失灵理论的实践与启示。劳动力市场失灵现象一直是现代劳动经济学关注的问题,也是各国政府就业政策的重要关注和着力点。近年来随着信息化和信息理论的发展,就业信息在市场中的失灵对就业的影响,成为研究者和政府部门的重要领域,建立公共就业信息服务网络在实践中方兴未艾。一些政府纷纷利用公共服务机构建立面向全民的就业信息服务网络,为劳动者提供就业信息,希望以此减少信息障碍和无效,降低职业搜寻的信息时间和成本,提高劳动力市场中的配置效率。从目前各国在应对市场失灵的实践来看,我们得到一些重要启示。一是政府公共部门充分发挥职能,是克服市场失灵的重要途径。尤其在劳动力市场严重分割的情况下,加大就业公共服务的供给,是消除市场隔阂的最有效途径。二是公共部门在应对市场失灵的过程中要注意避免出现政府失灵的现象,更要避免政府公共政策行为过度介入,影响到市场在资源配置上的基础性作用。三是公共部门应对市场失灵,要重视信息技术和公共服务场所机构等方面的作用,更要重视在制度和政策层面上消除妨碍市场作用的障碍,通过制度创新和改善政策设计帮助和支持劳动者自主就业和用人单位自主招工,提高公共服务和公共资源配置的有效性。

版权所有: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劳动科学研究所